跟我回乌鲁木齐:白帽黑客衰大的爱情故事

廖仲阳 2017-03-04 13:09:08

衰大简介

补天平台白帽排行榜长期位居前列

补天平台2015年度团队第一名

补天平台POI团队核心成员

安全盒子团队核心成员

作者按

采访衰大之前

我以为这样的爱情故事都是小说里的情节

认识衰大,要从他的名字开始。坐在返程的飞机上,我发微信问衰大:“要用你的本名,还是衰大。”

他告诉我:“就用衰大吧。”

我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当初为什么取这么‘衰’的名字。”我心想,光衰还不行,还得大大的衰。

他说:“因为有一段时间运气不好,做啥事都不顺,就取衰大自我嘲讽一下。”

懂自嘲、诙谐幽默、笑起来好看、好相处,是衰大给周围人留下的印象。

与衰大见面是在一个浪漫的日子,2月13日,两个大男人要在一个标间共度“良宵”,进行采访。很自然的,采访从2月13日,一直聊到了2月14日——情人节,夜里1点,还有不少内容没采访完。

两人合计,第二天吃过早点,再接着采访。几分钟后,房间里响起了一个人的沉重呼吸声,呼噜倒是不剧烈,想必没过多久,那个房间就响起了第二个不剧烈的呼噜声——谁先睡着,倒是没有那么重要。

第二天早上在北京庆丰包子铺吃了早点,采访继续。

摄于 360大楼南瓜屋

衰大自幼在乌鲁木齐长大,小学时,他好调皮捣蛋,不爱完成作业,老师也对他进行特别照顾。每天,老师只给其他的同学布置三道题目,唯独衰大要完成一个单元的题目。

这样的区别对待和超年龄适应能力的作业强度,导致衰大在小学阶段有了些许自卑情绪。

衰大说:“我说不上那种感觉,老师总是看到我调皮捣蛋,看不到我的好,比如我有长跑天赋,后来上了初中,还跑过全校第三,但是在小学,每次运动会,老师从来没有想到过我,每次老师看我一眼,就让我去参加大众项目——跳大绳。”

我问:“这种自卑情绪,后来还有延续吗?”

衰大说:“没有了,可能因为每个人在每个阶段的想法都不一样吧。比如我前几天看了一个朋友圈,里面讲一个男人被问了一道他曾经做过的题目——‘我最想得到的东西。’

那个男人在五年前设置过答案,但是他现在忘了。

于是。

他第一个输入‘金钱’——答案错误。

他第二个输入‘房子’——答案错误。

他第三个输入‘女人’——答案错误。

最后他写了一个‘快乐’——答案正确。”

衰大接着说:“小时候觉得要是一天能有五十块,可以想吃什么零食就买什么零食,那就是最幸福了。可是长大了,大部分人的想法就不一样了。

我的自卑也是,小时候觉得被老师歧视才会自卑,长大了随着环境的变化,思想自然也就变了。”

听了衰大后面的故事,我发现——虽然他的这些思想变了,似乎对于爱情的态度,衰大没变。他还是那个学生年代,相信缘分、相信纯真、相信直觉的少年。

7月1日,是衰大的生日,2014年6月30日,在他生日的前一天,做软件开发的衰大从新疆乌鲁木齐到江西南昌出差,身在异地,他默默地许了一个愿望:“今年要找个女朋友,回家结婚。”

衰大22岁的生日蛋糕

7月2日,过完生日的第二天,衰大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她——敏妹子。

他们的故事开始很久之后。

衰大问:“一开始,咱们谁也不认识,为什么你愿意加我这样一个陌生人为好友?”

敏妹子说:“那时候我在装修公司实习,每拉一个人到公司体验,给20块的提成。”

二十块钱本来是一个玩笑,听起来甚至有些滑稽,但也许人生本就是如此,一个玩笑,也可以变成一段姻缘。

就像《春娇与志明》里的对白:“我小时候就很喜欢便利店的肉酱意粉,很多人都问我,你为什么喜欢吃?它真的是有点咸,肉也不多,喜欢就是喜欢。我喜欢她是因为,我觉得她好,她什么都好。”

7月3日,敏妹子的同事给她介绍男朋友,敏妹子不喜欢,叫衰大来替她挡一挡场面,做她的假男朋友,他们也没想到会假戏真做——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在星巴克门口。

结婚后,每次回到那里,衰大都对敏妹子说:“诶,你还记得么,我们第一次在这里见的。”

七月盛夏,南昌常有大雨。敏妹子到衰大的公司门口和他一起吃晚餐,两个人吃了最普通的蛋炒饭,但似乎这顿饭注定要被写入他们的故事。

在吃饭的十几分钟时间里,南昌城下起暴雨,积水漫过了一个成年人的膝盖,他们俩都没带伞。淋着暴雨,衰大和敏妹子手牵着手走了一段很短的路,但那段路,在他们的心里,却很长。

衰大和敏妹子 

衰大在南昌出差四十来天,他和敏妹子用下班儿时间玩遍了那座城市,他们一起看电影、吃饭、拍照、压马路,做所有情侣都会做的那些事,直到8月初,衰大的公派出差结束了,他即将要回乌鲁木齐。

临走前,衰大问敏妹子:“我要回去了,你愿意跟我走吗?”

敏妹子的回答很简短,她说:“我愿意。”

这时距离他们第一天认识,仅过了四十天。

敏妹子对家人说自己去旅行,收拾好行李就出走南昌城,跟衰大去了千里之外的乌鲁木齐,面对无数的未知,她似乎只有衰大。

到乌鲁木齐没几天就是八月十五中秋节,敏妹子有些想家,但更让衰大和敏妹子心里着急的是,敏妹子的家里人得知真相后,不同意这门婚事。

经两人合计,决定让敏妹子先回家一趟,劝劝父母,带着户口本再回乌鲁木齐,两人结婚。但是就像所有故事的进程一样,敏妹子一去不复返了,她的家里人不让她再次北上。

他们只好过着异地恋的生活。

衰大心情,朋友圈配图

衰大说:“每天就是发消息、视频,周末可以视频十七八个小时,睡觉的时候,我都用手攥着手机,只要一震动,她夜里醒了,我就给她回消息。可这样时间长了精神上受不了。我想想,就辞了工作,去南昌。”

在南昌,衰大租了一个500块每月的小公寓,找了一份软件维护的工作,虽然,他和敏妹子又过上了每天黏在一起的情侣生活,但和刚在一起不同的是,他们开始为了一些现实生活里的琐事争吵。

最严重的一次,也是琐事,衰大说了狠话:“要不然,就分手吧。”

衰大已经记不清那琐事是什么了,就像很多情侣一样,最终分开的理由,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而是一些模糊不清,说不准确又莫名恼火的事。

那些往事在当时看似是憋着一股对他或她气,最后,因为说不出口,卡在喉咙里,刺伤了自己。

衰大打包好了重行李,送到出租房楼下的韵达快递,准备第二天就回乌鲁木齐。当天晚上,他收到哥哥的消息,邀他去华山游玩,心情低落的衰大买了去往华山的硬卧火车票。

登车后,他环顾四周,发现火车上人不多,睡在他下铺的一个年轻人注意到了他的疑惑,对他说:“嘿,哥们儿,你是不知道,这趟车人少,你来之前旁边几个铺就我一个人在睡。”

放置好行李,衰大躺攀着梯子上了中铺,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下铺的年轻人聊天,就在这时,他刷到了敏妹子在几分钟前更新的QQ签名:“全身颤抖。”

衰大愣住了。

他对下铺的年轻人说:“哥们儿,我也不能陪你了。”说着,衰大拿着随身行李跳下火车,他刚一下车,火车便徐徐驶去。

在回南昌出租房的路上,衰大接到了韵达快递小哥的电话:“您的快递价格计算错了,您来补一下差价我们才能把您的行李发到乌鲁木齐。”

衰大回应道:“不用发了。”

半年后,2015年4月,衰大和敏妹子又开始讨论去乌鲁木齐的问题,考虑到衰大在乌鲁木齐长大,熟悉环境、人脉广泛、不用租房,两人一起工作,可以攒下一些钱,过上更好的生活。

合计了一段日子,两人得出了去乌鲁木齐生活的结论。

就在这时,敏妹子的家里人撂下了狠话:“如果走,就不要回来了。”

但是敏妹子下定决心跟衰大第二次北上。衰大说:“很多朋友说我们很像,我们在一起总有很多话题,她想跟我走,我也想带她去乌鲁木齐,可能这就是人们说的缘分。”

我没有机会采访到敏妹子和她的家人,但从亲情的角度,我可以想象到敏妹子家里的情绪变化以及离别时的心情,也可以理解敏妹子家里人会说出狠话的原因——也许这世上所有的深情,背后都多少有点儿心酸,有些取舍。

2015年9月30日,衰大第三次去南昌,也是他第一次见老丈人和岳母,正式见面,衰大才发现,想象中十分严厉,毫不留情面的老丈人,其实,也可以因为他们共同爱着的人,好好沟通。

衰大说:“其实敏妹子的父母都是很开明的人,只是她跟我走,的确太远了,他们不放心。”

十一国庆节一过,民政局开门,衰大和敏妹子,在南昌城登记结婚。同年12月6日,他们在乌鲁木齐摆下喜宴,请朋好友共聚一堂,这场婚礼,距离他们初次见面,过了一年半的时间。

2016年,衰大和敏妹子的女儿出生,乳名“小可爱。”

从相识,相知,到跨越挫折与现实,衰大和敏妹子走过了约4000公里,那是南昌到乌鲁木齐的转站距离,终于,他们的“小可爱”诞生了。

衰大说,有女儿之后他变了,他说:“之前下班就去唱歌、喝酒、聊天,叫上朋友出去玩,有女儿之后,下班就要回家照顾孩子,感觉就是责任心比以前重了,做事想的比以前多了。”

一聊起女儿,衰大显得很兴奋,他说:“我家孩子特别神奇,五个多月的时候就喊爸爸妈妈了,当时心里就说不出来的感觉。开心。感觉幸福就是这个声音。”

在小可爱成长到9个月零28天的时候,,敏妹子发消息给正在上班的衰大说:“回家后给你讲个好事儿。”

衰大很好奇地问:“什么好事儿?”

敏妹子说:“你回来了就知道了。”

衰大一下班就迫不及待地赶回家。一进门,敏妹子说:“咱家孩子会走路了,你看。”

小可爱从墙的一头走到了另一头的衣柜,没有人扶着走了十几步。衰大说:“那时候我就特别激动,不知道怎么形容,每当她学会一个技能,或者学会了什么,我都觉得太……无法用语言来说那种感觉。

衰大是敏妹子的夫,小可爱的父,也是一个守护网络安全的白帽子。

衰大的自述

2011年因为家里原因去新疆戈壁滩做资料员,那里是一望无垠的荒漠,生活乏味无趣,每天其他人出工了,我坐在办公室,只能看着尘土飞扬中的沙砾和四周的被风蚀的岩壁。

在戈壁滩生活了一年半,2012年5月,有朋友问我去不去学软件开发,因为我从前就对计算机比较感兴趣,所以就想学一下编程,懂点儿基本原理。

到学校后一直学软件开发,一般课程的PPT,老师都会给我们用于课后复习,但有一个特立独行的老师说自己的PPT都需要授权,不给我们用作课后复习。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百度搜索某语法的时候发现那种语法可以提权到主机的权限,当时并不知道该专业术语的含义,好奇心作祟,我就想去试试。

第二天去学校,我按照文章里的方法试了一遍,结果成功获取到了那个老师的电脑权限(学校机房都是一样的环境)。

偶然的意外收获让我觉得安全比开发更有乐趣,我对安全的兴趣就是从那时候萌发的。

2013年7月学校毕业之后,我和同学们一样开始找工作,当时学的是软件开发,所以毕业就找了一家软件公司上班,对安全梦想的追逐也就此搁置。

再次涉及安全领域是在2014年底,我在新闻中无意间看到补天平台与12306的捉虫计划,我看到有人挖到漏洞了,就想自己想能不能试试。

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了一个漏洞,并且获得了赏金,当时感觉很有成就感,后来就一直在补天平台提交漏洞。

2015年7月,我发现补天有月榜奖励计划,于是疯狂熬夜的刷了一个月的洞,终于拿下了个当月的第三名。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补天明星白帽,a0、carry_your、system_gov,之前他们三个一直是补天月度榜的三巨头,他们为我提供了很多技术思路上的帮助,我们也经常在一起讨论技术问题。

在大概9月的时候补天出了团队排名,于是很荣幸的和他们仨组建了团队POI,大家一起挖掘漏洞,在2015年底拿到了年度团队第一名。

2016年,我的宝贝孩子出生了,让我的生活多了更多的乐趣和精彩,希望未来能够学到更多安全技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我的家人生活的更加舒适,让我家的‘小可爱’得到更好的教育和生活。 

(完)

白帽最爱的通知

大会基本信息:补天白帽大会

时间:2017年3月30日

地点:深圳

大会主题:Hack ForSecurity

大会简介:CWC(China Whitehat Conference)补天白帽大会是首个面向全球白帽和技术精英开放,专注于漏洞相应和防护的安全行业大会, 由中国最大的漏洞检测与响应平台”补天平台”主办,国内外多家知名企业SRC(Security Response Center)联合支持。

本次大会将秉承开放、协同的原则,广泛邀请国内外知名白帽、技术精英、安全爱好者,与网络安全相关主管机构和知名企业和机构的CISO共同参与,共同解读当前网络安全形势和安全威胁,探讨漏洞响应与防范方案,同时分享交流漏洞挖掘与安全功防等沿议题。

补天平台以协同保护全社会网络安全为使命,致力于做全社会的网络漏洞检测与响应平台,通过WHC努力为不断成长的安全爱好者提供充满正能量的交流平台,帮助企业和机构建设安全可靠的网络环境!

CWC(China Whitehat Conference)补天白帽大会期待您的到来!

补天白帽大会预告

号外!号外!3月30日将在深圳举办补天白帽大会!嘉宾阵容一定大咖,议题内容一定有趣,更多细节,陆续公布,敬请期待~

活动详情请点击:http://bobao.360.cn/activity/detail/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