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快讯
首页 > 新闻报道 > 安全快讯> 正文

来看一部追踪被盗手机的记录片《Find My Phone》

来自荷兰的电影系学生安东尼·范德梅尔曾有过手机被盗经历,他精心设计了一场追踪手机盗贼的戏,并把其拍摄成了记录片《寻找我的手机》。

作者:Kong来源:Freebuf|2017-01-09 10:12:37

来自荷兰的电影系学生安东尼·范德梅尔(Anthony van der Meer)曾有过手机被盗经历,他的iPhone被偷后,就算用苹果手机中的Find my iPhone服务也没用,小偷早就把iPhone中的SIM卡换掉并下线。即使报警也是石沉大海,无法失而复得。由此,面对这个大多数人都可能会碰到的遭遇,安东尼非常好奇:到底什么样的人会偷手机?这些手机最终会到哪儿?带着这些疑问,他精心设计了一场追踪手机盗贼的戏,并把其拍摄成了记录片《寻找我的手机》。

准备

安东尼利用一部HTC One智能手机,安装了手机监控软件Cerberus。为了不让小偷发现,安东尼还特意更改了Cerberus的APP名称。

Cerberus的工作机制分为系统端和用户端,即使用户端数据被删除,系统端仍有备份数据。监控者通过系统端,利用手机接入互联网和短信命令(SMS Commands),对安装有用户端的远程手机进行监控。Cerberus可以实现对目标手机的持续监控跟踪,除非手机软件升级或安装新的操作系统。  

故意让手机被偷

安东尼尝试各种场景,想办法让手机成为小偷的下手猎物,最终,在阿姆斯特丹地铁中,这部装有监控软件的HTC手机“成功”被盗。而据报道统计,阿姆斯特丹平均每天会有17部手机遭窃。

追踪被盗手机

手机被偷后,安东尼利用监控软件开始追踪小偷。他对远程手机进行定时拍照、录音、录像和定位操作,并记录下手机通话来往、短信和网络浏览缓存,慢慢拼凑出了小偷的生活轨迹。所有这些过程被他剪辑成20分钟的短片《寻找我的手机》(Find My Phone)。

尾声

安东尼借助手机监控软件准确定位到了小偷,甚至还和小偷有面对面的机会,但最终,他还是没敢上前要小偷归还手机,决定任其“放任自流”。本片在记录被盗手机行踪的同时,也向人们展示了手机监控软件对个人隐私强大的入侵功能,让人不寒而栗。

【责任编辑:Kong 】

分享:

安全快讯+更多

昨天,维基解密又公布Vault7系列数百份文件,曝光CIA如何将自己发起的攻击伪装成来自俄罗斯、中国、朝鲜和伊朗等其他国家。
他信佛,追求“与世无争”,却是黑客;他支持抵制韩货、反对抵制日货,只因觉得中国人可以离开韩货却离不开日货;他因黑客行为进过拘留所,但不妨碍他成为“爱国者”。
黑客,如同攻击方法,形态各异。黑客行为动机可以从为财到为权,再到为了正义。
简直是一出连续剧,剧情越深入越可怕。
前言就在昨天,维基解密(WiKiLeaks)公布了数千份文档并揭秘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关于黑客入侵技术的最高机密,根据泄密文档中记录的内容,该组织不仅能够入侵iPhone手机、And